中国人喜欢买房,中国人喜欢扎堆堆,中国人讲关系,其实是中国人倾向有归属感,这样的基因就决定中国人治国治家一定不会是西方式由下至上的权力分散式的民主,一定会是家长式由上至下的权力集中式的民主,也只有这样的方式才适合中国人,所以今天中国社会的问题不是国家的问题,只是人口的问题,社会的发展相对发达国家需要更多倍的时间。

但请不要抱怨,给它点时间,最后这个国家不仅会是世界最大的经济体,且会是众多当下发达国家总体量之和的数倍,但它需要时间。在香港也许会立刻感受到公民的素质比内地好,但不是因为政府好,也不是因为百姓天生懂事,人性都一样,物种都一样,唯独只在于人口少,因为人口少,社会中人的权益更容易被保障,当每一位公民都不需要为安全和生存担忧,自然也会放下戒心和防备,自觉遵守社会秩序,自然所谓的被捕获到的素质就要高些。

但请相信,人都是一样的,没有天生的高贵与贫贱,只有人为的努力和时代机遇。

前几天在给分判商做中期付款粮单(内地的分包单位进度款),这边的普通幕墙安装工人的人工价在1500港币每天,每天9小时,高出内地很多,且为了保障工人权益,为了不被拖欠工资,每个项目会被强制要求购买劳工保险,就是说每个项目各总分包商都会被强制要求引入保险公司,日常的工人工资是银行代扣定时直接转账工人个人账户,如果承包单位发生破产、经营不善的问题无法支付工人工资,保险公司就会被启动索赔程序代承包商支付工人工资,内地常发生的拖欠款在制度的保障下无法萌芽。即使项目雇佣了非法劳工,劳工本身的工资依旧会被结清,即使没有劳动合同关系,只要做工事实能被认定,代价与惩罚回落到用人单位头上。

上周的某一天下班前半小时被分了个任务,但分任务的人说:“哦,快六点了,要下班了,你明天给我成果吧。” 在内地只有交成果的时间,没有所谓的上下班时间,这点大家体会都很深,不论哪个行业,临近退休的各位长辈不算。再来,每周末,法定节假日,这边的建筑地盘(工地)会停工,工人会放假,要加班需要额外打申请,但加班赶工的费用不另行补偿,因为投标的工期中已经包含了节假日。在内地,在施工单位的朋友好像放假这个词就是奢侈品,咨询的朋友好像有假放不成也是常态。

但,并不是内地企业的问题,也不是香港制度的问题,还是人口的问题,再说大点就成了市场的问题。感受到这些差异,不是羡慕,反而是要耐心,给内地社会更多的时间。毕竟政府管理和保障一个700万人口还没内地一个二线城市大的难度无限远小于13亿人口的政府,当国家整体经济总量再进一步增大之后,现在香港暂时的优势内地也会迎头赶上,毕竟十年前香港毕业生的起薪就是一万多,现在也还是这个数,而内地十年前才只有一两千,而现在又是多少,发展的迅猛不言而喻。当在给内地五十年,所谓的差异还会存在吗,不会了,那个时候就会是香港这样,会是中央爸爸的把关下的自由经济体。

为什么要提中央爸爸,为什么要提民主集中,因为没了这个因素就没了所谓的强大后援,也就不会有有计划的稳步发展,香港和西方发达社会最大的不同是,那些社会的动荡和潜在不稳定,只要中央爸爸在,就不会最大程度被波及,97年金融风暴,08年经融危机香港总体的经济水平与西方社会的波动成不相关性,虽然不是负相关,但也不是正相关。

所以,要对社会有信心,对国家有信心,当所有人口的劣势被抹平,所谓的高福利不外乎也是时间问题。那时的中国会是争相移民的胜地,但请先放弃原有国籍,要来,请带上诚意。现在能理解为啥我们国家不允许双重国籍了,因为对于一头迟早崛起的巨龙,调性还是要端够。

毕竟,天生骄傲。

作者:圭姐C9联盟群成员,编号002。香港理工毕业。目前在香港就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