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工程造价变得更简单!

从事土建八年,为新人入职解惑

作者:贴吧  caibin1027    PS:看上去文采不错
可能涉及一些阴暗面,所以请大家谅解,也请大家了解内情的勿喷!先说我家的历史,这是我从事工程的原因,爷爷是从事工程行业,不过那会也就是小打小闹,帮人起起房子,村里的土路建设等等,也就是当初所谓的小包工头,后因贪污(当时五块钱吧)最后郁郁寡欢去世,因为爷爷的原因,爸爸在村里抬不起头,爸爸那会没读什么书,因为那个时代的推荐选拔,考取了与大学失之交臂,最后选择了当兵,也就是后来的新疆建设兵团,他当年是工程兵,因为deng后来拆军四百万,后来爸爸被划进铁道部,当时他们一起是进的路局当初的路局,一般老人都知道,那时候路局的效益并不是太好,所以爸爸跟几个老乡申请调去了工程局,也就是现在的中铁某局,跟很多人不同的是我,出生就在工地,当初我记得y叔说,(y后为某局党组书记)这孩子以后就是干工程的料子,因为那会我还小,爸妈上班很忙,所以我出生后就被送到老家,等我见到我爸妈的时候,我已经会笑,会说话了,那会很认生,见到拖拉机从村里走就会被吓得哭,那年爸妈回家,爷爷说b这样常年在家跟着我也不行(奶奶我还没出生就去世了),你们把他带出去多见见世面。于是我就开始了接近十几年的漂泊生涯,我记得那会是在杭州,西湖旁边就有个森林公园,爸的项目就在那里,出门就可以看到三潭映月,小时候记忆不是太清晰,就不一一表述了爸妈那会是从事路桥工作,我记得印象很深的那会我们的玩具可能和别人不一样,最经常玩的就是沙子,然后在里面不停的挖隧道,然后各路打通,要不就是爬上吊车,打桩机,玩操纵杆等等,后来我逐渐大了,要上学了,但因为性格和语言问题,我当时去了幼儿园不适应,加上餐饮不习惯,去了七天哭了六天,最后老师实在没办法,让我爸把我领回家了,就这样,他上班我就跟去,下班跟他回来,项目也从杭州转向山东,(因为那会总部在济南,所以山东项目还是比较多,但因为相隔太久,lz不可能吧所有项目都记得)临沂,济宁,烟台等等之地,我家现在还有个以前公安的帽子,就是烟台那边出厂的,以后有机会上图,就这样四处漂泊,哪里有工程去哪里!后来随着我年龄大了,要入学,那会还不流行普通话,没办法,我又被送回老家,跟着外公外婆念书,但因为回家同龄人都上二年级,所以我直接就上了二年级,后来一年级的知识是外公教我的,他以前是高中校长,五二年参加工作,如今已经快九十了。可以说他是我第一个启蒙老师,关于外公的记忆太多,不便多表,但有几点我想跟大家分享,一是我那会跟爸妈久了挑食,外公很疼我,只要我不吃的,他就不让我吃饭,我记得有几次都是外婆偷偷给我吃,他回来就大发脾气,所以挑食的毛病那时候就改好了,之所以写这个跟后面要说的有很大关系,大家请耐心慢慢看,二是我写作业,那会写不好,外公就会用戒尺打手心,打完继续写,写到好为止可能涉及一些阴暗面,所以请大家谅解,也请大家了解内情的勿喷!先说我家的历史,这是我从事工程的原因,爷爷是从事工程行业,不过那会也就是小打小闹,帮人起起房子,村里的土路建设等等,也就是当初所谓的小包工头,后因贪污(当时五块钱吧)最后郁郁寡欢去世,因为爷爷的原因,爸爸在村里抬不起头,爸爸那会没读什么书,因为那个时代的推荐选拔,考取了与大学失之交臂,最后选择了当兵,也就是后来的新疆建设兵团,他当年是工程兵,因为deng后来拆军四百万,后来爸爸被划进铁道部,当时他们一起是进的路局当初的二局,一般老人都知道,那时候路局的效益并不是太好,所以爸爸跟几个老乡申请调去了工程局,也就是现在的中铁十四,老爸后来因为工程事故提前退休了。
我是一个出生就在工地的婴儿,当初我记得y叔叔说,(y后为某局党组书记)这孩子以后就是干工程的料子,因为那会我还小,爸妈上班很忙,所以我出生后就被送到老家,等我见到我爸妈的时候,我已经会笑,会说话了,那会很认生,见到拖拉机从村里走就会被吓得哭,那年爸妈回家,爷爷说b这样常年在家跟着我也不行(奶奶我还没出生就去世了),你们把他带出去多见见世面。于是我就开始了接近十几年的漂泊生涯,我记得那会是在杭州,西湖旁边就有个森林公园,爸的项目就在那里,出门就可以看到三潭映月,小时候记忆不是太清晰,就不一一表述了爸妈那会是从事路桥工作,我记得印象很深的那会我们的玩具可能和别人不一样,最经常玩的就是沙子,然后在里面不停的挖隧道,然后各路打通,要不就是爬上吊车,打桩机,玩操纵杆等等,后来我逐渐大了,要上学了,但因为性格和语言问题,我当时去了幼儿园不适应,加上餐饮不习惯,去了七天哭了六天,最后老师实在没办法,让我爸把我领回家了,就这样,他上班我就跟去,下班跟他回来,项目也从杭州转向山东,(因为那会总部在济南,所以山东项目还是比较多,但因为相隔太久,lz不可能吧所有项目都记得)
后来随着年龄的增大,我也到了该入学的年龄,但因为那会普通话还没有流行,所以言语不同,加上爸妈的工作流动性太大,只好又把我送回老家,在这里特别要提到一个人,我外公,曾经是高中校长,五二年参加工作,因为经常锻炼身体,如今快九十了依然身体硬朗,他是我第一个启蒙老师,因为我入学的时候同龄都已经读二年级,没办法,我也跟着读二年级,一年级的都是外公教的,关于外公的记忆太多,我在这里提到几点。跟我以后得发展有很大关系,一是跟爸妈在一起时间久了,挑食很厉害,因为爸妈在照顾上觉得亏欠我,所以在吃喝用从来都是依我,我那会我不吃很多东西,外公就让我饿肚子,我也是倔,有几次都饿晕了,外婆哭了好多次,好几次偷偷给我送吃的,为此他们大吵一架,外公直接让外婆去舅舅家了,最后我终于还是妥协了,之所以讲这个有两点,和以后再西藏,陕西,甘肃项目有关,因为有时候你确实不能选择食物,二者有时候真的人是没逼到那一步,二是那会我老是调皮,不爱做作业,外公就用戒尺打手心,(不知道什么是戒尺的童鞋去百度),打完了继续写作业,写完就把认真两字写一百遍,这个我印象极其深刻,外公那会就说,你还是能写好么,关键就是这认真二字,说真的这个对我现在依然影响很大,三是一次我跟同学闹矛盾,因为他们老说我没爸妈,后来我们大打出手,我直接一石头把他头给打破了,后来想想后怕,那会直接蒙了,看见满手的血不知所措,不过万幸的是他没事,那会我躲着不敢去学校,外公知道后拖着我去学校,当着全班的面给他道歉,还让我外婆跟我提着鸡蛋和土鸡,以及一块肉,酒去他家里拜访,那鸡可是外婆养了一年的,我回家就追逐他们玩,我当时就哭着跪着求外公不要送鸡出去,但外公坚持,后来从哪以后我就懂得了做什么都要负责任,也明白了好多事情要懂得隐忍,特别是隐忍这个在项目上太重要了,学校的就不说了,免得大家看着烦,应该说我们家的转折点是从我爸单位改制开始,因为爸妈那会是铁饭碗,所以有很多下海机会他们都放弃了,后来铁道部改制,所有的工程局都被踢出来,只保留路局,那会免票也被取消,虽然被踢出来,但那会正值工程高速发展的年代。所以感觉并没有什么出入,因为我念高中是在市区,外公他们已管辖不到我,加上那会比较贪玩,正好跟我一个表哥(后因涉毒和故意伤害被抓)联系上了,一拍即可,他那会在地方混得小有名气,而我在学校打他幌子收保护费,在学校拉帮结派,为此被劝其退学三次,最后舅舅没办法,打电话让我爸回来,当晚我们谈了很多,但他一走我又恢复原样,真正的改变是他出事的时候,那会我一度不想上学,他是项目上总指挥长,可能各个公司不一样吧,(在这里我要特别说一下我爸性格,他做事比较认真,不善言辞,从不拍马屁送礼,说话起来就算是老总来也很少让步,而且我的事从来他没帮过我,哪怕他只有我一个儿子,所以到退休还是一个技术工程师,跟他一起的有的已到高层,有的自家公司很大,有的在国外发展很好,不得不说,同样混与性格有很大关系)那会公司去了二十二个实习大学生,因为暂时没别的安排,加上公司总部没办法安排食宿,就让他们在项目上请的教官军训,以及在项目上历练段时间再提到公司分配入职,可能因为安全意识不够,加上没经验,当时有一批桩正好过来,在吊装的时候警示玲响完后,看到桩歪了那两个直接去扶,结果桩摆动当时一个直接死亡,另外一个直接下半身粉碎性骨折,当时本来就因为公司拖欠工资闹的很厉害,领导一个车队,下面工人工资发不出来,因为农民工闹的太凶,只是发一部分安抚,进而拖欠正式工工资,加上各种财务账目,你们懂得,事情直接闹大了,加上那个实习生是某个领导的亲人,后来就有人跟我爸说,现在事情闹的很大。像这样谁都不看,ag哪项目直接闹到sh去了,现在你还趁早退了算了,后来我爸便病退了我爸虽然离职但因为工程事故,所有领导的工资都减持百分之五十。那会我跟我爸到处筹钱还账,那会才懂得什么叫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不到整整二十万,我去一亲戚家,以前都是满脸堆笑,他那会没事做,完全是我爸一把把教他的,最后我就差点跟他跪下,最后他给了一千块,我当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脾气,直接揉成一团砸他脸上,拉着我爸便出门去了。后来我让我爸把老早就给我准备的两套房子卖了,留下镇上的一套住房,总共四十万。现在房子估计两套五百万左右,但没办法,为了还账。这是我爸一生的积蓄。本来以前单位也有分房。但我爸不愿意跟当官的住一起,后来浦东刚开发建设的时候五万和一套住房,爸选择了五万块,毕竟在九几年,五万块还是能做不少事,而浦东那会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发展起来。也许是缺乏远见吧
那次之后我就发奋我一定要努力,只有自己强大你才有说话的权利,因为马上就马上高三了,我知道自己的能力,为此我复读了一年,因为外地分数的限制,加上本省录取分数本省就高,最后考上了武汉关山口一所大学,本来准备报考子弟学校,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没有选择,,因为爸的那次事故,我后来才知道公司发生了巨大变故,因为为了平息工人工资,f叔一个人顶下所有罪名,最后选择在办公室了结余生,工人工资最后补发了一部分而不了了之,主控业务的h叔因为受排挤,一气之下,带着公司的一些人只奔海外发展。后来s市的办事处也随之撤销!

 

我学的是工程管理专业,而当时在选择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要做什么,因为这个专业的两个方向就是工程管理,和工程造价,因为我比较喜欢经营类的,所以我最后选择了项目管理,后来又去辅修了计算机。可能是本身的兴趣爱好吧,实习分开那晚,我们喝了很多酒,因为我们寝室四个真的是靠自己进来的这所学校,(另外两个是本市的,经常不住宿舍,在这里我不想去吐槽高考存在的意义了。)谈了梦想,满腔热血,哈哈,现在想起来依然觉得那会真的太天真,然后我们四个一个选择去北京,一个深圳,一个去英国留学建筑,我选择了去上海,因为那会在做江南造船厂,上海振华港机,长兴岛项目,我记得爸爸是被外聘去哪里,我刚开始并没打算和他一起做,只是出来想先去看看他,到了上海后浦东的变化依旧很大,不过我当时在外高桥保税区,所以没什么感觉,到了之后爸爸忙并没有来接我,而是让一个守工地的大叔来接我,但由于我事先问了大概位置,我便买了船票直接去了,那会还没有过江隧道,船行四十分到达长兴岛,因为与工地的叔叔失联,我到岛上因为有行李提着不方便就在上岛那位置买了辆自行车,二十五块钱,推着行李边走边问,一个小时,终于到了他们项目部!

 

和我理想的差距很大,没有彩旗飘飘,也没有活动板房,更没有宣传标语,因为那会拆迁工作没有全部完成,就在围墙上面用红旗写了个某某项目部,一进宿舍就是统铺,什么味道都有,而一边用一块床单隔起来,后来才知道那边是两个食堂大妈住的,放好行李终于打通了去接我叔叔的电话,原来我跟他错过了,相互之间也不认识,他让我先休息下,他马上回来,我就随便找了个没人的床,铺了件衣服就睡着了,等我醒来,他已经回来了,买了不少菜,我说c叔,你们平时都这么奢侈么?他说“小兔崽子,要不是你来我才不会买,都他妈好长时间没发工资了,这还是他们拆迁我们下班没事就去捡点废铁钢筋,拿去卖了换钱买酒喝的,现在工地查的严,出进都有仪器扫描,根本带不出来,前几天电缆线被割了,人没抓到,大家心知肚明,现在管理更严格了。”虽然当时我也知道公司拖欠工资,但没想到真么厉害。

 

我跟他聊着,也了解了这边的大概情况,因为他们这边工程也做了一段时间了,但因为老是拖欠工资,有些没干多久就走了,留下来的都是一些老员工和合同工,本来也引进了一些大学生,光测量的就十一个,现在走的只剩下两个了,还有个是领导儿子,不愿意读书,拉倒项目上磨练的!

 

今天比较忙,刚应酬完回来,对不起各位了,各位的问题我会一一回答,但是时间和精力有限,我只能晚上给您们答复,有不周的地方敬请谅解!

 

说白了我现在是做经营类的,也就是我自身不去开公司或者做项目,而是通过手手里的人脉以及渠道来开展工作,说白了就是让别人之间相互协作,自己在中间赚取差价之类

 

如果最开始选择,我建议去省内建工,也许有人会说私人的成长空间更大,也容易学到东西,但是你能接触到国企的人际关系么?工程行业很多人一做就是一生,要不也是相关行业,就出发点来说,再国企混过之后,去私企的成长空间更大。慢慢的积累之后,利用人际关系自己去分包或者从事其他也没有问题,你觉得

 

终于熬到了他们下班,看着一个个黑头满脸的进来,蓝色工服全都是灰尘和油污,跟几个叔叔打过招呼之后,便是中国式的家常之类的,最后进来的一个年轻人,年轻和我相仿,带一金属眼睛,背上和自行车后座上放着测量仪器,(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全站仪,虽然在书本上见过,在学校也看到过,可是从来没操作过,因为款式不一样)跟他礼貌性打了招呼之后,知道了他的名字姓w,因为还没开晚饭,w直接去了办公室,我就跟了进去,办公室极其简陋,唯一的就是一台球面的电脑,一台打字复制机,当时是没有网络的,然后看他熟练的用word.excel制作表格,记录着数据,那时候不像现在,没有标准的表格,也没有固定的摸版,不得不说现在的预算和资料人员真的是幸福,因为工地上懂电脑的人不多,那会资料,测量,图纸,材料等等都是他一个人,我虽然在学校学过,但毕竟没有实战过,当时他拿出一堆桩位图,我看着头都是大的,他说项目上你要指望别人根本指望不上,只有自己加油,别看这个项目,太多东西,有时候还要去给公司汇报之类的,有时候还得做安抚,每次我去公司回来压力都很大,因为他们都会问我什么时候发工资,看到他们失望的样子,我真的很心酸,毕竟大家都要养家糊口的。忙了一会儿,便有人喊着开饭,由于长途的奔波,我胃口不是很好,他们很照顾我,w还把在老家带来的酒拿出来了,看他们吃的津津有味,我不仅的一阵难受,想起爸爸,就问他们,他们说我爸在项目上有点事,目前正在跟甲方那边协调沟通,等爸爸回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当时我骑车去接他,(公司给老爸配的有辆老桑,后来他说要一视同仁就拒绝了,都是单车去项目)爸爸很高兴,说要骑车带我,我坐在后背,看着他背影,头发也有丝丝白发,当时说不出来的心痛,因为常时间不跟他们在一起,小时候不懂事有次回家过年,我没叫爸妈,而叫叔叔阿姨,那天长兴岛的风很大,我得眼泪就忍不住往下掉,长那么大,在我记忆里那是第三次掉泪,也是最后一次

 

晚上做了很多梦,梦见各个叔叔,梦见了大学同学,梦见了。。。。。w是山东的,他带的那酒真厉害,等我醒了,他们都已经去上班了,我闲的无事,就想去项目看看,骑车就来到项目上,项目周围挂着彩旗围着边线,进门的时候我没有工作牌不让进,我说我是刚来实习的,然后混了进去,那会刚平场,工地上几台打桩机在运作,不时有车辆出入,都是钢筋和桩,买了盒烟跟守工地的师傅套近乎,才知道这里建的是振华港机

 

晃荡了半天,也没啥收获,毕竟自己懂得都是理论的东西,和现场的差异太大,于是便回了项目部,闲的无聊就翻出电脑的各种图纸看,因为长兴岛地处偏僻,只好拿工地上的资料打发时间,不知不觉,画图改图,查阅资料,一下午就过去了,又到了下班时间,w跟我说,你反正在这也无聊,要不你就干脆帮我一起搞测量吧,之后的一个月时间里,他只要下班就教我用各种工程软件,测量相关的知识,我有时候也背着仪器跟他一起,不仅项目测量,闲暇之余也跑去周边做模拟测量,整理各种资料,图纸,很快一个月时间就过去了,瞬间感觉自己的学识太少了,很多不懂,晚上回来便和他讨论,慢慢摸索,有时候他也不懂,我就去网吧查资料给他,哪是镇上的唯一一个网吧,好在收费不算太高,四块一个小时,然后拿回来继续分析讨论,也有闲暇的时候我去市区图书馆,把重点都用手抄本吵下来,回来两个人研究,在去模拟测量里面做测试,然后去项目上分析落差到底多大,就这样,不知不觉过去了两个月,确实也学到了不少东西!(w现就职于北京某地铁公司管理层),那天我回来,爸爸说nj有新项目。在栖霞电厂缺少人手,正为这个发愁,但w走不开,于是我就跟他说要不我去吧,我爸说,你行嘛,你又不是学这个专业的,我当时倔到,又不是谁天生就会。不去试试怎么知道,他说过去算实习期,一个月工资六百,我说只要能把你的位置给我,就是不给钱我都愿意。就这样晚上我就躺在集装箱改造的房屋里,跟着大挂车开始了金陵之行

 

在今天想来,机会真的很重要,当初的南京之行对我至今影响很大,我在哪里遇到了我真正意义上第一个师傅,是个岩土工程师!因为帖子之前有人问过我,所以在这里我不得不吐槽,请大家勿喷,岩土工程包括太多勘察、设计、监测、检测、施工等,道路、采矿、地下、边坡、工民建、工程地质等,地域分软土地区、黄土地区、红粘土地区、岩石地区等等。纯搞岩土设计的设计院几乎没有!就像计算机应用,岩土是土木和地质的交叉学科,但事实是大多数岩土硕士的地质基础很差,好多设计院去了直接先被派去勘察去了,一般读研做勘察比较少。实际上,建筑领域的岩土是最不景气的!毕竟在国内,这是个不争的事实!

 

也许很多朋友看到这里会觉得很烦,会觉得很烦,你不是说你是做土建的么,光讲些有的没有,其实我和大多数人一样,没有走父母安排的路,在这中间我也是摸索的一个过程,在摸爬滚打中寻找真正适合自己的领域,然后这些看着可有可无的经历,却帮我很多次,以至于后来有次项目中我甚至跟设计院为了事情吵起来,最后他们不得不修改之前的方案,在这里我不是标榜自己多牛逼,而是说实际中的一些经验真的很重要,建筑看资历并不是那么空穴来风!

 

来到栖霞后,第一件事就是开工作咧会,大家都不认识,相互认识下,爸爸怕我一个人难以胜任,最终还是派了个人来,同济大学土木工程系的学长,因为涉及项目金额很大,集团公司也很重视,香港华润,江苏昆仑,南京发电三家甲方。

 

因为电厂跟其他项目不一样,涉及面广,工种多,交叉作业多,工序复杂,作业难度大,所以管理起来相当繁琐,各部门之间的协调配合尤其重要。签约时条条框框应有尽有,实际工作却不是那么回事,在这里不得不说合格和允许范围内,这个是做项目经理必备的,国内很多的偷工减料都来源于此处,楼主当时干过资料员、测量员、实验员,采购等工资却只是一个人的,六百块,在之前为什么说隐忍,因为那会工作开展很不顺利,我们项目经理就说爱干就干,不干就走人,不怕新人走,就怕老人离开,所以我一再的再说自身能力的培养。工程单位说白了是靠资历和经验说话的地方。

 

我还没进入这行前就知道,工程的水很深,造价只是造价?采购明明可以买便宜的,但是有时候甲供材料会高出许多倍,甚至于很多施工单位都是甲方股东亲戚,分包的价格高的离谱,但是你依然要做,各种打发,行贿受贿,弄虚作假,找小姐,各种应酬的钱从哪里来?毫不犹豫来源于造价成本里面!加上不少子弟穿插,能力先不说,更加不便于管理,人控是项目上最难管理的环节,本人不才,第二次就职于中建某局,一个项目做下来就亏了一百多万,后因派系压力不得不引咎辞职。

 

谢谢支持,更新中

 

你说的无意这个是最好的,但你有没有想过,你做了勘察能不能轻易在回去,因为你跟我师傅那个时代不一样,他当时带着一群年轻人干这个,因为实战经验丰富,最后又被调回去的,勘察真的是很苦,很累的,我见过不少中途转结构或放弃的,这个要看自身,要知道一旦出去能被领导想起很少,亲近远疏是人之常情

 

有人带能转当然好,岩土这个爹不疼,娘不爱的,以后你会明白有个明师是多么重要,他的资源比你独自去闯要好的多,我这里不是说岩土不好,也有很多很出色的,但毕竟是少数

 

因为国企跟私企性质不一样,很多是行政编制, 我们时常瞧不起某人,说他“什么都不懂,凭啥拿那么多钱,凭啥升宫!”这是普遍的,人家或许善于管理,善于领会老板意图,善于部门协调等等。因此务必培养自己多方面的能力,包括管理、亲和力、公关能力等,要成为综合素质的高手,则前途无量!技术只是跳

 

我觉得我师傅当时很不容易,因为就我当时的了解,一个本身岩土专业的做项目经理的并不多,后来我才知道,他确实懂得太多,不仅仅是岩土,造价,项目管理,曾经还参与很多合资项目,甚至是某军区项目改造,这里我想说的是一开始的专业并不是那么重要,重要是你选择的方向,如今师傅已退休,因为不想四处奔波,目前被二建外聘为,除了领导钦点,他已经很少自己出马,原本我表妹也是西安某大学土木工程毕业,去年的时候我本想带她去拜师,但师傅说年事已高,不想再收徒弟了,之所以说好的老师会少走很多弯路,是因为师傅带的徒弟多,很多师兄师姐都是从事这行业,人脉的积累很重要,而且很多都比我混的好,人要懂得感恩,所以我们每年依然会去看他老人家,大家也别揣测他是谁,这已经不重要了

 

在南京的时光,师傅每天起床很早,便带着我一起锻炼,而每当我训练回来同济那学长依然还在睡梦中,以下简称他为L,L的野心没有我的,属于那种得过却过,可能本身同济土木工程给于了他太多光环,但是在技术上我至今不得不承认他的严谨,那会我还没跟日企,德企打过交道,我们一般周一是工作列会,周四监理列会,周五是交底会,周日周会,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样,特别吐槽这些会,但又不得不面对,但是有时候不开会,不吵怎么能知道问题,我觉得开会吵架并不是什么坏事,毕竟工地是以钱控为基础的,各方利益的穿插大家在一起,有一次安全员和代理总监为了点事情甚至大打出手。

 

师傅每天都会带我去长跑,不同的环境,不同的地质,经过的时候他就会停下来问我,那会我就想是个白痴,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了解,最开始都是他问我,慢慢的我开始问他,项目开工的时候,那天我们放了鞭炮,敬了猪头,他特意带我去场地,让我去分析,然后查缺补漏,晚上的时候就把今天所做了什么,遇到什么问题,怎么解决写下来,涉及那些方面,可能预发的情况,我记得师傅那时候教我,到现在我依然延续这样去做,首先不管项目本身,就三个问题,为什么?干什么?怎么干?以后遇到事情我也是怎么做,如果说比起他教我的经验,现在看来更多的是做人的道理

 

南京的项目因为师傅的存在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在哪之间我学会了资料,实验,安全,因为师傅知道我的专业,为此,他让我模拟的去做一些预算,因为长期在工地,对于一些造价更直观一些,闲暇之余我也会去买点吃的喝的去甲方成控部讨好那些哥哥姐姐们,让他们教我一些不会的,甚至有段时间我直接搬进他们住的地方,做好了便拿给他们看,有时候会让朋友邮寄点特产,去市区买点好吃的,以及一些衣服,化妆品给师姐,虽然那会只六百,但是项目上基本没怎么花钱,话费,吃喝开销,日用品都是配备过来的,有时候他们心情好,也会拿点小工程给我预算,在这里说到造价软件,很多人觉得思维尔,广联达,鲁班,神机妙算等等很难选择,但事实学好了都差不多,个人感觉,只是参照个人习惯罢了,那会我能手算的尽量去手算。

 

差不多在南京呆了一年,我现在有个小本,记录着他们每个人的生日,出生地,以及一些爱好,虽然平时不联系,但重要的时候还是会发信息打电话问候,在这里说的是不要小瞧任何一个人,因为他有时候确实能帮到你很多,这些就是资源

 

也许有人会问,你在南京为什么呆了一年就离开,其实因为一些个人感情原因.毕竟那会还年轻,她去了国外,而我因为感情问题万念俱灰一气之下去了wh,回到武汉因为之前南京甲方的引荐,我去了中建某局,这算是我人生的第二份工作,当时去了之后发现好像自己什么都会点,什么都不会,因为朋友引荐我就没透露之前的工作经验,他们也把我当新人,开始有位领导问我,你是某推荐来的,我相信她,你擅长做什么,我给你安排个合适的岗位,我当时笑着婉拒了,我说可能由于我的性格,我觉得办公室我待不住,我还是比较喜欢项目上的工作,他说项目上你去做什么,采购?我说我想去做施工,(因为师傅那会跟我说你的性格确实不适合办公室,经营类的比较适合你,所以在我离开的时候,师傅再三嘱咐,一定要去基层多磨练几年),当时他一愣,说人家都愿意来办公室,你要去做施工,现场很苦的,我当时就回答,总要吃苦的,现在不吃以后就得吃,我不想跟我爸一样,老了还在从事技术岗位。于是第二天我就被分排到一个房建项目,在这里我不得不说,对于新人就职有时候确实不公平,也许你觉得难进的公司和部门,别人也就一句话的事情,所以我特别强调人际关系的培养!

 

跟大多数施工员一样,因为我去的时候项目已经开工了,所以没机会接触三通一平,因为毕竟土建跟之前的项目不一样,房建相对来同,涉及的单位比较多,那会白天跟着二排学施工,晚上回来整理,总结,询问,不得不说新人刚进去真的很受歧视,我们那资料员,安全员一个比一个大爷,特别资料员,因为我是新来的,所以很多事情安排我去做,不过虽然累,但是能学东西,我每天这样自我安慰,中途也吵架很多次,因为工地从来都不是讲道理的地方,很多时候没那么多的道理可以讲,好在我对人际关系处理还可以,大家不瘟不火。基础主体,防雷,消防,分户,综合,竣工验收,看着房子起来了,自己的付出,当时说不出的心酸,因为努力了那么久,奋斗了那么久没有一套房子是自己的,在这里我没去讲太多的学习过程,以及之中的问题,因为有些事情真的需要自己去经历的

 

就这样,我在中建呆了几年,说真的学了很多,慢慢的性子也磨平很多,天天感觉自己跟活死人一样,没什么激情,一天就是那些乱七八糟的的事情,越来越觉得心累,本来我就不是太喜欢工程行业,往事历历在目,当在城市里找不到一个属于自己的位置时,真的好累好累好难过. 在这个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家,家里除了闲适一点,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地方.但是,至少可以完全放下心来,虽然习惯了在外面漂的生活,因为适应它太久了。可是每当别人一家温馨的团圆吃饭,我眼中总是投去羡慕的目光,想起曾几何时,我们也这样聚在一起…现在出来想聚的时光就更少了。有时候真的有着说不出的矛盾和迷茫。常常觉得疲劳,感到无助,可我还是许多问题都自己扛着,自己想办法解决,更不敢让人看出我其实很脆弱。有些事情也渐渐变得很自然,什么都学会自己去面对,事情出了一直都是努力去解决,告诉自己要坚强,而且一直是这样做下去的,尽量独自去面对,不让父母担心,每当电话的时候都是报喜不报忧,心中一直有个信念 一切都会好的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接了一个日企项目,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国外的项目,是一个汽车的生产厂房,也是我人生的最重要的一个转折点,当时我们负责承建,总工程师是一个日本人,刚从南非做完项目就被派过来,而监理公司也是请的日本有名某公司的高级顾问,在这里我不得不说日本人的做事严谨的态度,另外他们的工具确实有着国产不可能达到的一面,项目每天都有晨会,除了工作安排,还有总结工作,这个都是在现场完成,有问题马上整改,项目上所有东西都有归类,直接责任负责到人,工地上见不到费钢筋头,如果地上发现钉子,螺丝都是要罚款的,更别说安全帽,放穿刺鞋子,安全带之类的,另外再做方案的时候他们都会有好几条方案,就好比用电方案和安全方面也是两套备用方案。对于每天的工作都有详细周密的计划,我当时的项目经理是个老人叫w,估计之前做过这样的项目也不多,因为当时很多是参照国际上的条列来的,所以在施工当中,我不敢有丝毫松弛,但因为有一次决策上的失误,项目经理和日籍顾问吵起来,当时我们配备了三个翻译,最后直接闹的项目经理和日本顾问各自用日语和方言骂起来,最后我看翻译脸色不对,就悄悄问她,哪个日籍顾问说什么,翻译说,他说w.你被解雇了。我当时就想,不可能吧,他一句话就把一个做了二十多年的老人给开了,事实证明是没有错的,当天下午,w就收到了公司的解聘通知书,他当时愤然离开,公司本来准备新派人来,但是被日本总工程师给否决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当时指着我说,从现在开始,你来负责这个项目,这也是之后我听翻译说的,我事后也分析过很多,也许是因为我平时比较认真严谨,也许是他们不想在找个老人又面临这样的情况,也许是我还年轻,替罪羔羊?为这个问题我事后纠结了很久,但现在看来,真的只是我想多了,可能因为项目上尔虞我诈习惯了

 

因为不懂,第二天我就犯错了,主要还是言语不通,翻译当时面对一些专业术语也是束手无策,我只好自己去揣摩,当时刚开始准备做,我就听见!日籍顾问山本在哪里破口大骂,虽然日语我不懂,但是经过一段时间,加上下班,我们和翻译也开开玩笑,所以也懂点,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安全,然后去扫了一下所有人,心里顿时稍微心安了一点,因为晨会过后我就特意去检查过,然后就看到山本跳下来,当时有个工人以为要打架,连忙上去一把包住他,我知道他的意思,一般冲突都是抱对方,一则免得自己人吃亏,二则他们本来经常挨骂就心里有气,方便闹起来下下黑手,山本下来后并没有动手,而是指指了,然后比划了几下,我们当时谁也没弄明白,后来他就自己卷了衣服亲自去做,也就是这件事让我对日本人有很大改观,因为在国内项目上别说是总监,代理总监,就是监理遇到问题根本不会如此,更别说其他人了!当时涉及的问题,就是坡度的给排水,而我们在通常情况下,那些都是在允许范围内,而因为这个,我们接下来做了两天的返工,其实返工到现在来说一直是我不想面临的问题,那两天山本,和总工程师一步也没有离开,为此他们把从星级酒店的房间搬到项目上来住,吃饭也跟我们一起,有时候大家一起晚上也喝喝小酒,不过他们习惯喝带过来的清酒,中途因为他们的签证问题,必须去了香港再回来,那两天我时刻警惕着,因为有了第一次的返工,我不想同样的错误在犯第二次,终于盼得他们归来,山本第一件事就是来项目上,看了之后他竖了拇指用生硬的中国话说好,我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下来。

 

这里我还要提到一个问题,就是日方对材料的管控,哪是相当严格,比如说领出来的东西,当天用了多少,剩下的做了什么,必须要有一个清单,工具早上领完晚上就必须归还到第二天再领取,这样的我相信国内的大多数项目都做不到,包括用剩下的料。他们会用在二次利用上面,因为当时所有的都是严格按照图纸来操作,有疑问也是反馈给他们,他们在跟日本那边联系好了在做决定,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的决策失误给他们带来了心理阴影。凡事重中之重,除了专家确定,他们可能接触的国人比较多,对我们很多的时候处于一种怀疑太多,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国内的项目管理确实很混乱。

 

但大体相处是比较愉快的,虽然之间也有摩擦,甚至有争吵,但是工程项目确实有条有序进行中,中途因为一批物资是从日本发过来,但中途被海关给扣了,延误了一个星期工期,我为此相当恼火,那段时间开始两天我真的觉都睡不着,工期的延长必然导致造价成本的上升。一发而动全身,涉及各方面的利益关系,计划变动和调整成本,隐含成本,机会成本,以及投资了延长期等等等等……彻夜彻夜的坐到天亮,最后经过公司商务部跟日方不断的交涉,以及现场跟他们协调,最后在原有基础上延长十天,因为日方觉得我们进度太慢,也许是事实,但我总觉得有点坑我们!

 

做什么要先看自己的性格和对今后的规划。如果不想吃苦或者觉得生活应当舒适的话,检测会比较好,没有关系上升空间小,具体单位和具体行业没办法比较的,因为检测的时间较为充足,另外工作环境相对较好, 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家庭,在于自己怎么侧重,因为我也有朋友做桩基检测和质监局上班的。

 

因为厂区建设,所以也涉及到一些市政的相关工作,对于这个我真的是一窍不通,我也比较诚实说自己没涉及过,因为本来的规范就不一样,今天想来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好运,因为当时他随便设个坑可能我就万劫不复了,不过还好,他每天都会列出工作计划,然后告诉我怎么去操作,也有不懂得,我也询问他,他也会详细给我解答为什么那么去做,我们现在一般项目根本不会如此,最多就是一个工程进度表,有时候开会,有些总包分包单位每次拿出来的东西都是千篇一律,我听着就觉得烦,实在不行就是相互推卸,直接打太极和拖字决。后来想想还有点后怕,如果当初那个项目不是日本的,但现在看来,人生真的没有那么多的如果,当时这中间也发生很多不愉快,但我不是个计较的人,只要那会过了我依旧会主动较好,我们习惯了国内的,相对来说日方的要求极其苛刻,但是确实是有道理的。

 

谢谢支持

 

楼主这段时间可能要出差一趟,具体时间不清楚,因为朋友项目遇到点事情,我过去协助他,涉及十多多家分包单位,之前你们的回复我都看过了,回来我在跟你们详细解答。我跟大家讲的一般都是处事和心态问题,为什么涉及的技术层次少,我想说的是技术层次每个人阶段性不一样,接手的也不同,这个是可以勤能补拙的,但是心态会不一样,一般会有三个迷茫期,首先是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没有方向感,其次,工作三年左右有一个迷茫期,因为那会自己已经接触这个行业有一定的基础,会觉得比较乏味,心态起伏比较大,虽然工作着但是觉得疲惫和厌倦,再就是五到八年,这个中间有些人已经逐步成长,有些人还是原地踏步,所以和生活形成的落差比较大,急于改变这样的现状……所以说做这行心态很重要,因为你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对于事情和预见性通常比较少,而为什么我一直强调交际能力呢,因为工地就是个大染缸,涉及的三教九流的很多,我记得以前在广西项目还遇到车匪路霸,甚至跟当地村民干起来,另外因为大家都是来自五湖四海,说白了就是因为钱聚在一起,平时还好,一旦涉及自己利益就恼火了,这个时候交际就会起大作用,项目经理不仅仅是管理项目,各个公关,各个政府部门,相关合作单位都是要涉及的,可能有些人认为项目经理不错,你有没有想过权利和责任是成正比的,可能每个项目是有些区别,但是大的方向不会变,不管是那个公司,免不了待人接物,为人处世,不抽烟,你可以带烟时刻准备,不会喝酒但是你要会闹气氛,会说话等等,处事的方式有很多种,关键在于你怎么去选择,我认识一个老总他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一样生意做的很大。对于很多新人说这个行业不景气,我想说的是行业不景气大家都不景气,有人离开就会有人进来,一个行业不景气和你本人并没有太大关系,你有没有想过,股市前几年那么不景气还是养活了那么多人,大的环境不景气,就会有人选择不入行,那么对你来说是不是机会,一个行业从来都不缺新人,缺的是有工作经验和管理高层,以及高层的一些技术人员,与其抱怨那么多,你为什么不提升自己能力?为什么同样是从事工程,有的后来做老板,有的年薪,有的拿年薪美金,这个时代是注重结果和后果的年代,看着有些帖子我真的有点窝火,我想说能不能做好你自己再说,当然lZ也存在很多不足的地方,但是有句话说的,学无止境,我目前也还在学习阶段,很多时候我也会谦虚求教,存在即合理,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工程行业很多人都是我老师,包括守工地的大爷,我从来不因为他们的岗位而怎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我希望你们选择了这个行业,不管是父母选择,还是说听说了,还是说脑子进水,都能好好的走下去,转行就意味着重新开始,那么荒废的青春谁来补偿给你们,我写这个帖子的初衷不是说教你们多高深的技术,或者说宣扬我自己,或者说倚老卖老,我只是希望你们在以后的路上别跟我一样,少走点弯路,少碰壁,因为当你有天醒悟过来的时候,你会发现自己已经耗不起了。

 

因为今天确实回来的比较晚,最后回复的几位朋友不好意思,我不能及时回复你们,等我回来一定第一时间回复,但是我得说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我总觉得人总要吃苦,现在不吃不代表以后不会,我有个朋友关系很好,大学直接买进去的,后来出国留学直接老爸赞助进的学校,正儿八经的富二代,上大一回来带我们去玩就开的兰博基尼,毕业后他自己开发做项目,后来做亏了,一贫如洗,那会想跑路机票都没钱,还是找朋友拿的,现在别人又爬起来了,也许有人会说,他把银行钱还了也许比我们还穷,是,这也许是个不争的事实,但是我想说的是,人不可能不遇到挫折,有时候有些事不可能随你想的样子,你看人家开奔驰,宝马,豪车,豪宅,你有没有想过别人的努力和奋斗?每个行业不可能因为你一个人的离开而改变,时代在进步,曾经遍地开花的景象也许不会出现,但是市场规范化对于现在来说并非没有好处,就像那天我们几个朋友讨论的,可能从量变引起质变,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技术就在哪里,你想学随时都有机会,机会可能就那么一两次,你抓住就好,不可能运气一直不好,我希望看到这里,对你们有所启发就足够了,本来今天开始是想更新下,但是确实因为时间关系,请大家多多见谅!

 

最近一直外地,项目上网络很差,基本就是信号车跟着就有信号,一走就没了,明天回来。给各位答复,这边项目太苦了,物资车进不来,基本是酱油煮土豆,吃的我都想吐了

 

我最近因为这边没有网络所以一直没有更新,今天好不容易出来到县城接物资,先更新下,做个记号,等过几天忙完我就回

 

我这段时间真没有时间去回复大家的问题,今天好不容易到县城,先更新下做个记号,等过几天我回来再一一回复,对不起大家了,这是我接触的唯一一个通讯这么不畅通的项目。回来再跟大家细说

 

最近真的是很忙 也没时间上网 大家的问题我不能一一答复 为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我也希望闲暇之余能跟大家相互学习 相互研讨相关的工作和生活 但最近真得很疲惫 因为国家大力发展新能源 我目前参与的项目就与这个有关 很多人问我是什么让我坚持到现在 我只能说两个字信念 对于大家的问题我都一一看过 我不想太监这个帖子 等到不忙的时候我会逐一回复 不管你是从事工程行业多年的老师 还是才入行的新手 我不会厚此鄙薄

 

我目前在酒泉,这里的项目部到县城一来一回差不多一天,一望无际的戈壁滩,手机信号不太好,风几乎没有间断过,国际新能源风力发电项目,我没忘记各位的问题,我也看过,但你们的问题太过于分散,感谢帮我回答或者建议提议的朋友,一个人的精力毕竟有限,也谢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关于你们提的问题我只想说三点,首先,你决定入这个行业了么?其次你现在有合适的双向择业单位了么?再次你目前从事的工作如果没有机缘巧合和机遇或创造机会,又学不到东西,如果未来五年依旧这样我建议你们换工作,当然好高骛远,见异思迁的除外

 

赞(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